注册

宜信陈欢:数字普惠金融已进入深水区 需避免本末倒置、消费者隐私伤害


来源: 伟德国际appWEMONEY

“我们在说数字普惠金融的时候,一方面希望给客户提供最便捷的服务,但同时可能会牺牲消费者隐私保护,如何平衡两者,是从业机构和监管部门需要考虑的方向。”宜信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陈欢在凤凰网WEMONEY2018新金融普惠实践峰会上如是说。

凤凰网WEMONEY讯 “我们在说数字普惠金融的时候,一方面希望给客户提供最便捷的服务,但同时可能会牺牲消费者隐私保护,如何平衡两者,是从业机构和监管部门需要考虑的方向。”宜信公司高级副总裁、首席战略官陈欢在凤凰网WEMONEY2018新金融普惠实践峰会上如是说。

前不久,宜信公司、世界银行旗下的IFC国际金融公司和斯坦福大学商学院发布的《数字时代的普惠金融》报告最新指出,全球金融科技公司正在通过创新的商业模式、产品和新兴科技(数字身份、物联网、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推进普惠金融的发展。

在陈欢看来,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得益于以下四方面:

一、数据化。移动互联网设备的使用,网络电子商务交易普及等过程形成了大量数据积累,为数字普惠金融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二、智能化。随着技术的发展,机器学习等智能化技术使我们能够更好地挖掘和利用数据,带动普惠金融的发展;

三、个性化。平台能够利用技术针对每一个个体,提供更加个性化的解决方案,并通过移动设备,使平台个性化的解决方案真正触达到每一个客户;

四、无纸化交易。随着过去几年O2O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交易已经实现数字化,通过移动支付的方式完成,从而进一步丰富了数据,加速数字普惠金融落地。

此外,陈欢表示,目前来看,开展数字普惠金融工作要面临三大挑战:

首先,需要避免本末倒置,舍本逐末。互联网技术是手段,金融才是本质,数字普惠金融发展、实践过程中要避免本末倒置。“我们在说普惠金融的时候,有时候会把技术泛化和神化,我们有时会为了数字化而数字化,从而忽视线下所具备的重要作用和意义。需要强调的是,数字化、技术化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做普惠金融,也不应排斥线下的手段。”陈欢坦言。

其次,便利性和消费者保护之间的平衡。在做数字普惠金融的时候,一方面平台希望给客户提供最便捷的金融服务,但同时可能会牺牲消费者隐私保护,而如何在两者之间实现平衡,是从业机构和监管部门需要考虑的方向。

最后,价格难题。普惠金融很重要的特点就是面对大量的客户,金额小,成本高,因此,平台单笔获利并不乐观。“各机构都需要根据各自运营情况及风险偏好确定合理的价格,因为价格范围的要求会将部分客户排除在服务之外,这是否有助于更好地发展普惠金融。因此如何确定价格的范围,也是我们在开展数字普惠金融会遇到的一大挑战。”

陈欢介绍,一直以来,宜信把越来越多的的关注点和资源放在在小微企业和三农金融领域,力求借助管理数字化、交易网络化、供应链场景化的发展,使数字普惠金融在小微以及三农领域实现更好的发展。

他认为,普惠金融机构希望给客户更好的价格,由“普”到“惠”,但“惠”的含义是相对的,这个价格和风险是相对应的。要实现更好的“惠”,机构应该努力降低自身的运营成本,也需要外部环境更好的支持,有更广泛的资金渠道去降低资金成本,以及健全征信与法制体系更好降低风险成本。

以下是陈欢演讲全文:

谢谢王主编的邀请,非常高兴今天有机会来这里和大家分享,我将从宜信的角度谈谈对普惠金融的看法。前面肖处长、张处长都从比较宏观的角度分析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赵行长的发言从技术的层面分析了技术如何去帮助到普惠金融更好的实现:一方面既是“普”,另一方面又能实现“惠”,我从宜信过去发展的历程,一个从业机构的角度来看的话,是比较微观的看待数字普惠金融的机会和实践。  

谈到数字普惠金融的机会,从这样的一个普惠金融业务本身发展过程来说,今天我在这里讲的其实更多聚焦在借贷的领域。真正的普惠金融不仅仅是借贷,大部分的更多会先讲借贷,因为这是一个非常基础重要的服务。

我们看到在借贷整个循环里面,无论是从最开始客户的分析,我要找什么样的人,我如何找到这样的人,我从获客、审批、贷征的管理,以及逾期催收,这整个的借贷循环里面我们会看到,其实技术和数字化都带来了很多能够在这中间创新的机会,刚才赵行长也分享过,展现了很多在这中间能够做到的事情,在我这里就不去赘述。

为什么能够去实现?为什么能够带来这样的机会?我觉得数字普惠金融的发展得益于以下四方面:

首先,我觉得这必然是整个社会、经济和技术发展的背景造成的,刚才前面张所长也提到过数据化:大家用的越来越多的移动互联网设备,大家用的越来越多的网络交易,尤其是网络的电子商务交易。这个过程形成了大量的数据积累,为我们做数字普惠金融带来了很好的基础。

另一方面来说是随着技术的发展,我们也能够做更多智能化的工作,刚才赵行长的演示里面其实听到了很多,像做激励学习,决策数等等这样的方式,使我们能够更好地挖掘和利用数据,带来了我们能够去做好更多普惠金融的机会。

还有一点是个性化,技术的发展来说就使得我们能够针对每一个个体,提供更加个性化的解决方案,而且这些个性化能够随着我们使用的每一个个性化的设备触达到每一个客户。比如我们都用移动终端,我们的每一个手机都是我们个人所使用的设备,通过这种移动终端的方式触达客户,就可以给他提供个性化的解决方案,这样的背后也是我们大量的数据和技术去支持的。

与此同时还有非常重要的,我觉得也是在过去两年的发展,其实为我们的普惠金融带来一个机会。刚才赵所长也提到说网络电商的交易占全社会零售总量来说还不是很高,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随着过去几年O2O的发展,我们越来越多的交易已经无纸化了,越来越多的交易都变成数字化的交易,不像以前用现金的时候无法形成数据化,所有的这一切为我们去做普惠金融带来了很好的背景。结合每一家不同的机构使用技术,比如说我们一方面做很好的风控,另一方面在客户获取上做分析,能够触达我们的客户,使得我们创造这样一个机会。

但与此同时,我们在开展数字普惠金融工作上面也面对着一些相应的挑战,这些也是每一个机构都在实际的工作过程之中需要去面对和解决的。

第一个方面来说,需要避免本末倒置,舍本逐末。我觉得刚才在肖教授的演讲当中也提到,我们在说普惠金融的时候,有时候会把这个技术泛化和神化。当我们说数字普惠金融有的时候会过于强调数字化,会为了数字化而数字化,会忽视在我们现在的发展环境之中线下的场景它所具备的一些意义,甚至可能会说力求在作业的过程之中就全部应用线上的方式去做,而不应该掺杂线下的无论是获客手段还是风险控制的方式。在我看来,这都是忘记做数字普惠金融的时候我们最开始的目的:其实是为了做更好的普惠金融,而不是为了更好的去做数字化,更不是为了更好的做技术。当我们面对普惠金融这样大目标和大图景的时候,应该将这样的数字技术和线下的方式更好的结合,回归金融的本质。这个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也是我们在开展过程之中需要去注意和面对的挑战。

第二点:便利性和消费者保护之间的平衡。客户所需的便利性,以及如何平衡从业机构需要面对的客户安全性和隐私性保护等方面的这些问题,其实也是很多的监管部门提出的一些要求。比如在今年的上半年互联网金融协会也是出了关于催收的公约,这其中关于消费者保护有非常详细的规定和要求。这中间对于消费者保护、安全和隐私的要求,可能就和前面客户申请环节时,对于他操作便捷性的考虑来说存在一定的冲突。这时候我们就需要去平衡,在什么样的程度之下去牺牲便利性去完成这种对客户安全性和隐私性的保护。当我们在说互联网金融的时候,当我们在说数字普惠金融的时候,其实很多机构都会想说,我一定要给客户提供最便捷,最有效的服务,但这中间可能就无意之中会影响到对客户安全性和隐私性的保护:对客户地址的获取,对于客户联系人的获取,对于客户一些通话记录的获取等等这样的一些操作。如何去平衡这中间的两种不同的利益,我想这个既是从业机构要去考虑的问题,也是监管部门需要去考虑的方向。

第三点我想对于所有的做普惠金融的机构来说,都会面对的价格难题。普惠金融很重要的特点就是面对大量的客户,每个客户的金额很小,我们单笔的获利并不乐观,在这个时候我们如何平衡到底什么样的价格是最合适的价格,或者说当我们收到什么样价格的时候,舆论是不是会用道德的方式去评价这个价格是不是合理,每一个机构都面对的这样的问题。因为当我们说用合适价格的时候,我们会在中间选择适合我们价格偏好的客群,随着数字化和这种数据更多的积累和更多智能化技术的使用,我们能够将风险甄别的能力提升,我们能够降低我们风险的成本,但是这些数字化的技术,这些智能化的技术改变不了这个人群他是不是一个有风险的人群,也就是从业机构无法改变他的风险特点,仅仅能做的就是将其中符合本企业风险偏好的人识别出来,那个人群不符合我们的风险偏好,不符合现在价格限制的时候,我就没有办法服务他。这时候我们说我们是实现了普惠金融还是没有实现呢?如何去判断我们实现了多大程度范围上的普惠金融,这也是我们在开展业务的时候面对的挑战,就是我们如何确定我们价格的范围,如何确定我们的目标是什么,如何确定在这中间开展什么样的业务。

另外一点来说,过去的几年中国的数字普惠金融取得很大发展,其实大部分在说的其实还是在个人消费金融的领域。我们想一下我们现在能够想出来的中国无论是金融机构,还是一些非持牌的机构,绝大部分做的都是个人消费金融,我们在小微金融、三农金融的领域,其实取得的进展还是相对比较少的。我想这个是因为小微金融和三农金融也它们特定的一些在业务上开展的难度。同样随着环境的一些变化,随着技术数据的一些积累,我觉得小微金融和三农金融也开始处在一个,我觉得有很好发展机遇的这样一个背景之下,当前数字普惠金融已经进入深水区。

一方面我在这里也列出了几点,第一个就是所谓的管理数字化,小微企业越来越多的用数字化的手段和管理平台。比如说宜信有一款产品叫做“商通贷”,我们所服务的一部分的小微客户就是依赖于小微客户使用的软件,他可能是小餐饮,但是他会使用ERP软件实现点菜的过程,基于这样管理数字化的方式我们就有了更多的数字化的积累,给他做授信提供了非常好的基础。

另一方面越来越多的小微企业也开始实现了交易的网络化,现在越来越多的行业有B2B平台的出现,这些平台其实他们服务了很多大型、中型和小型的企业,中间更多的可能是中型和小型企业,随着他们的交易越来越网络化的时候,使得我们在这个过程中间能够更多的基于他们的交易,基于他们的交易信息判断他们的这种财务信息而产生对于他们授信的基础,这一点刚才前面对于日本经验阐述其实也有更好的借鉴,我们了解了他们的交易过程之间的信息之后,无论是做供应链的融资还是普通的小微融资都有很好的机会.

最后一点来说,我觉得也是近期有不少的机构开始关注到供应链金融的这些领域,进入到这种供应链产品化的过程之中去提供融资的服务,我想未来在这个方面来说,应该在中国的普惠金融领域,像大家提到的1+N的模式,也是会有很好的发展。宜信自己本身在供应链的这些领域来说,也是有不少的涉足

无论是在小微领域,我们看到的这些趋势,其实在三农的领域也是一样的。像宜信自己和外部的机构,我们也有一家合资企业“中农普惠”,它能够做到的就是它获取了很多种地管理过程之间的信息,我们基于这些信息可以给农户做授信,而且这些农户农产有了这些信息之后,他还给一些生鲜电商供货,在供应链的产品之中也可以了解他们的信息,能够去做他们的授信。随着这样的背景环境的发展,也给小微金融和三农金融,这些普惠金融带来更多的机会,我们也希望看到未来有更多的机构,不仅仅是关注在个人的金融领域,也把更多的关注点和资源在小微企业和三农金融的领域。

最后我想再分享一下,我们说普惠金融需要由普到惠,我想首先普惠金融的普惠两个字,我觉得后面的惠本身带来的含义不是优惠的含义,本身它的含义是一个惠及,但是我们还是想说它的惠是希望能够给到客户更合适的价格,能够让客户更好的,更有尊严的去享受金融服务。所以我们还是把这个惠定义成更加合理的价格,所以我们觉得这个惠是相对的,就像我前面所说的,每一个价格,其实在金融领域每一个价格是和客户群体风险的情况所对应的。美国有一家非常知名的金融机构叫做第一资本银行叫做Capital One,它的创始人有非常著名的一句话,他说没有不合适的客户,只有不合适的定价。理论上来说所有的客户其实都是可以以合适的价格去服务他们的。所以我想说惠其实是相对的,因为如果我要服务,我要选择服务更多客群的话,也可能我在价格范围上面需要有更多的空间才可以发展,而且这样价格的空间才能够让机构可持续性的发展,只有普遍的可持续性发展的机构,才能让整个的生态更好。

但与此同时的话,我们还是想看如何才能够更好的让价格更加合理,能够不断地降低,其实对于一个机构来说,它的成本无非是几个方面。资金成本、运营成本、风险成本,这是最大的几块。运营成本其中包括了获客成本,对于每家机构它可以做的很好的事情,它可以不断地优化自己的运营,去找更好的获客渠道,降低自己的运营成本,在风险识别上面有更好的手段降低我的风险成本。但是也有一些我觉得是需要依赖外部的改进和环境。比如说我在这里提到的更广泛的资金渠道去降低资金成本。刚才赵行长提到的开放平台和更多的机构合作,我觉得就是一些方式,但与此同时还是可以有更多的一些方式和方法。比如说让更多的机构能够去做一些基于资产的证券化手段等等,我觉得都是能够去比较有效的降低资金成本的方式,因为资金成本其实对于每一家机构来说都是硬性成本,如果你的资金成本能够下降,我对客户收取的价格也一定能够更好的下降。刚才提到日本的经验,我们看到日本的价格很低,其实我们也应该看到日本的资金成本非常低,因为它几乎是一个负利率的社会,这中间价格的差距可能跟中国也已经有10%的差异,所以资金成本的降低有更好的方式,也是能够使得普惠金融能够从普到惠。

再有一点的话,我觉得是更好的征信和法制体系,其实是能够更好的降低风险成本,因为对于每一家机构来说,它能够做很好的事情去降低自己的风险甄别,去优化自己的客群,但是我们也需要有更好外部的约束对逾期的客户,使得他们的逾期成本能够更高,这个也是非常有效的能够降低风险成本的很好的一种方式。如果我们要实现从普到惠,从机构来说的话我们需要去付出自己很好的努力,去降低我们的运营成本,去更好的获客,去降低我们的风险成本,但是我们也希望能够有更好的外部环境,能够使得整个大的方向我们都能够给到每一个客户更加合理的价格,更加优惠的价格,能够去服务好更多的客群,谢谢!

[责任编辑:wemoney PF106]

责任编辑:wemoney PF106

推荐

为您推荐

已显示全部内容

热门游戏